《田小凤记》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更新日期:2022年08月11日

       田晓峰的故事作者:田立秋前言:田晓峰, 这个名字我们田家很多人都不陌生。 可是, 田晓峰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传奇的一生发生了什么? 这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谜。 现在让我揭开这个神秘的面纱。 给大家展示一个栩栩如生、有血有肉、真实存在的田晓峰。 第一章 1971年春天的一天, 下午两点左右, 我刚放学回家。 爸爸端着荤素菜从外面回来, 一进门就对妈妈说:“快, 准备包饺子, 家里会有客人。” 妈妈问:“是谁?” 爸爸说:“七点顾回来了, 现在我在后街的老舅家, 我马上去请你。” 说完, 他转身就出去骑自行车了。 “过来帮我摘菜, 你的七婶马上就到了。” 妈妈说。 “妈, 我七姑姑叫什么名字?” 我问。 “我叫田晓峰。” 妈妈说着就去切肉。 大约二十分钟后, 爸爸回来了, 进了医院, 他就冲着屋子喊道:“出来, 顾七来了。” 听到喊声, 妈妈赶紧擦了擦手, 脱下围裙, 快步走了出去。 我紧随其后, 出去看看。 我看到一位高大的老妇人, 大约1.7到1.75米, 从我父亲的自行车架上稳稳地走下来。 (因为当时我父亲大约1.8米, 而且她比我父亲矮一点。)她穿着黑色的衣服, 乌黑的头发上夹着几缕银丝, 脑后盘着一个发髻。 (东北方言叫疙瘩)。 叏.jiu) 方脸有一双大眼睛明亮的眼睛, 鼻梁高高, 嘴巴有大有小, 不厚不薄的嘴唇好像有纹身。 耳朵大而优美, 身体笔直。 在我们的簇拥下, 他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屋内。 进了屋, 爸爸妈妈急忙脱掉七谷年的鞋子, 让老爷子进炕里。 然后爸爸说:“七谷, 你先好好休息, 我马上请婆婆陪你聊天。” 说完, 爸爸转身骑着自行车出去了。 爸爸走后, 妈妈叫我过来:“立秋, 你还认得这是七姨吗?” 我连忙上前行礼, 说道:“我记得几年前来过我们家。”说完, 他就站在一旁。 妈妈说:“今年七阿姨都七十出头了。” 七婶答道:“七十五。” 妈妈又说:“看起来不像是六十多岁的样子。” 道:“你怎么这么年轻, 年纪不饶人。” 然后他对我说:“你孙女今年多大了?” 我说:“十一点了。” 然后我们说....说话的时候, 我父亲把我奶奶抱起来了。 外婆来后, 我就开始和七婶在炕上聊天。 爸爸妈妈去厨房做饭, 我帮着他们。 大约一个小时后, 爸爸妈妈把做好的饭菜端到餐桌上, 我一喜还记得饺子, 炒了四道菜。 吃过晚饭, 外婆起身告辞。 我给七婶和爸爸烧了水, 画了茶。 爸爸和七婶边喝茶边聊着, 聊着祖上的事情。. 爸爸问:“七姑姑, 当年我爷爷犯下的所谓叛国罪, 按照清朝的法律, 九族都要杀光, 怎么还有我们?” 七阿姨说; “是的。按照当时的法律, 九族灭亡, 但随时都有例外。事情要从光绪三十二年的冬天说起。这一天, 你的第二个 田玉瑾师傅带领田家从蒙古扫回来, 为了能走捷径回家, 我决定走北县养猪场(今羊市堡)的路。 亲信到猪场跟村长商量, 同意借路, 于是你二爷带着马来到猪场, 刚到村口, 就听到枪声 , 一颗子弹飞出要塞, 将二爷麾下最优秀的枪手之一给击毙。你二爷当时急忙说道:“不靠谱的事情, 已经约定好的事情, 就给我吧。” 村口一巴掌, 你别想你二爷, 我 我害怕吗? 大鼻子我都敢打, 何况你这个小土堡, 还想挡我的路。 喂喂喂, 既然你不仁慈, 就别怪我不义, 给我打电话。 一怒之下, 一枪在城墙上开了一个大洞, 第二枪炸毁了堡垒。 然后你的第二个主人喊道:'去给我! 就这样, 你二爷带着马队一路冲了出去。 猪圈回到了田家沱。 结果, 猪圈里有十八个人被杀。 其中, 还有黄带的人。 猪圈里的人很生气, 但因为势利, 他们无法与我们竞争。 于是这十八个张秀才在他们的城堡里写了遗书, 并通过他们村里一个在宫里当太监的人传给了慈禧。 这就是当时著名的告皇上的十八寡妇。 他们想借用法庭。 家族之手毁了我们的天家坨。 慈禧翻开文件, 看到是这样写的, 上面写着辽宁省辽中县南部以田玉瑾绰号二颜王为首的田家沱人起义, 攻打村子, 夺取了村子。 当地政府怕他们, 谁也不敢管。 现在他们要攻占我村, 杀我村18个中青年。 我们是18名受害者的遗孀, 我们共同提起诉讼。 易大天听着。 希望法庭替我们裁决, 为我们清朝, 为我们的受害者报仇雪恨。 我恳请朝廷派兵消灭他们。 慈禧见状大为震惊, 立即请文武大臣商议对策。 结果朝廷不得不出兵镇压, 以免威胁到社会。 但当时由于连年战乱, 没有重兵出动。 此外, 《庄子》上说, 田家多么强大, 兵马在战斗中是多么的强悍。
        对于清朝的清朝, 他非常害怕夏朝灭亡, 国家易主。 要是派出大军, 只怕是压制不住了。 最终决定只派朝廷精锐部队镇压。 一般的事情, 需要小心谨慎, 于是慈禧暗中派了心腹大臣到我们家一探究竟。. 连续几天, 我都在我们大院门口乞讨食物。
        这天, 管家又给了他吃的, 顺便和他聊了几句。
        这才知道, 这个姓朱的人, 是关里人, 从饥荒中远道而来的。 管家说:“你这么大个子, 手脚老是要饭吃也不是问题, 还是找点事做吧。 ’‘是的, 是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 就让管家告诉我你师父的事情, 我想在这个大院里工作。 ’ ‘好吧, 我二爷心地善良。 如果他看到你如此可怜, 他一定会留住你。 ’说完, 管家就进了医院。 过了一会, 管家出来对他说:‘喂, 进来吧, 二爷叫你。 ’朱姓男子跟着管家进了院子, 看见二爷走来。 管家把他带到二爷面前说:二爷,

我刚才告诉你的就是他。 ’二爷见他衣衫褴褛, 身形消瘦。 可惜了。 他说, ‘你可以在我们家养猪。 ’转眼间, 小猪群为我们家放猪已经快三年了。 今年深秋的一天, 小牧羊人照常放猪, 突然下雨了。 养猪官连忙把猪赶回了围栏。 突然, 我的胃无缘无故地疼了起来。 于是, 他进入了翼楼, 在炕头上烙了印。 过了一会儿, 那些长工也回来了。 其中, 开车的大邱进屋, 看到小竹关趴在炕头上, 满脸怒火。 他大声骂道:“起来, 谁让你趴在炕头上,

你不怕烫到脆皮蛋。 . . . ’你二爷见下雨了, 就出来看看是不是万事大吉。 也看看这些家伙在雨中的表现。 刚到门口,

就听到邱大宝的骂声。 你二爷气呼呼的踹开门, 吼道:你干什么, 你还可以。 过去, 人们说主人几岁, 奴隶几岁。 过去我没有对你这样做。 今天天气不错, 看到这一幕, 你有什么感想? 比我还大? 如果今天不说你, 我怕我以后会成为欺负主人的奴隶。
        ’邱大甲闻言吓了一跳, 连忙认错。 你二爷对小猪牧人说:别怕肚子疼, 走吧, 跟二爷一起去上院和二爷家, 烧在炕上。 ’说完, 他就领着小猪回了家。 到家后, 他让小猪人把它烧在炕头上, 然后让佣人给小猪人点燃一个大烟泡。 说:“大烟止痛, 喝一口就没事了。” '小猪在热炕上闻了一会儿, 抽完一根烟。 二师问:‘好些了吗? 你的胃还疼吗? 如果还疼, 那你就抽一根。” ‘好了, 不疼了。 ’小猪从炕上下来, 站起来说:‘二爷, 我在你家已经快三年了。 这么久了, 我看你不是个恶霸。 尤其是通过今天的事情, 说明你心地善良, 我不会瞒着你。 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二爷, 你要大祸临头了。 ''什么? ’你二爷顿时挑眉, 怒目瞪大。 小牧猪人淡淡的道:“二爷, 你听我说, 你当我是真的要饭吗? 我不是, 我不姓朱, 我姓姚, 属于朝廷。 ’于是他暴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然后他说:‘二爷, 三年前, 你养猪十八人在圈内被杀, 却是一场大灾难。 你知道吗? 其中, 可能有黄带的人。 十八寡妇联名上书, 上京告你。 请愿书已经到了太后处。 ’于是, 我就讲了慈禧看到案子后发生的事情, 等等。 然后他说:“太后给了我三年的期限, 让我查明事情的真相。 三年的最后期限现在临近。 即使今天没有发生。 我很快就会辞职, 这样我就可以重新开始我的生活了。 另外, 我昨天接到一个秘密报告, 朝廷可能会出兵东北, 目标是你的二爷。 我劝你赶紧躲起来。 ’二爷大惊, 连忙跪下, 道:‘大人, 救救我。 ’接下来, 你二爷解释了三年前猪圈发生的事情的前因后果。 然后他说:“是我做的, 不是我的家人。 我白白死去, 但我田家和田家沱的数百名老少妇孺都是无辜的。 我怎么忍心让他们和我一起死, 求大人保命。 '说到这里, 你二爷泪流满面。 或许是被你二爷对别人的真心所感动。 大人们双手合十道:“二爷放心, 等我回去了, 我会尽力帮你实现的。” 时间很短, 早一天回去的时候希望更大。 所以我明天不上班, 所以我可以快点回去。 ’‘好吧, 一切都取决于大人。 "你的二爷说。 第二天, 姚少爷动身前往北京, 你二少爷派人一路护送。 大人走后, 你们二爷解散队伍, 告知详情, 要求有亲人投亲人, 有朋友靠朋友的, 赶紧撤离。 为了给我们家留下一点血, 兄弟俩决定带着自己的家人四处逃亡。 姚公子回京后, 立即上奏给慈禧, 说田玉瑾名声不好, 但他不坏。 望太后酌情处理。 太后看了之后立即给姚大人打了电话。 姚先生见了太后, 将这三年在天家沱的所见所闻告诉了太后。 他又说:“田玉瑾决不反朝。 至于他们所从事的武装力量, 完全是为了保卫家园, 为国家服务。 至于猪圈发生的一切, 夏官认为这完全是误判。 ’然后他把我们家用猪圈养猪的事情详细地报告给慈禧, 导致你二爷的误判。 然后, 他竭尽全力为你二爷辩护, 为我们家说了很多好话。 诚恳的话。 感动慈禧。 因此, 慈禧下诏:“田玉瑾等人所犯之罪, 人不作恶。 ’然后法令通过了。 立即派兵前往天家沱, 除了你叔叔和三爷, 因为他们已经去世了。 另外, 你爷爷因为在世间(是宗教), 整天吃斋念佛, 不问世事, 也不参与。 其他几个兄弟也被捕了。 他们一起被关押在新民府, 被判处死刑。” 爸爸问:“那我师父是老官坨的保安队长, 没有参与, 为什么会被抓? 他们没有逃走吗? 七婶道:“虽然你师父没有去蒙古扫刃, 他却派人前去, 朝廷已经调查过了。 据说天下没有王者, 他们是朝廷的俘虏, 无论逃到哪里, 都会被抓。 就这样, 我们的家人也回到了天家沱。 除金银外, 大部分财产被没收。 那年我十三岁, 我还记得那年冬天很冷, 风吹在我脸上, 痛得像刀刻出来的。 新年快到了。 这一天, 天家沱的上空仿佛被冷空气冻结, 冷得透不过气来。 没有以往的欢声笑语, 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不安和恐惧。 一个接一个的尸体在下午被带回来。 家门口竖起白旗, 一片哀悼声。 那可悲又可悲, 咳咳。 ”齐婶许久没有说话, 我们家没有一点声音, 一片寂静。过了一会儿, 齐婶抬起头说道:“我们就是这样活下来, 代代相传的。 ” ““哦!我们一起松了一口气。然后我父亲问道:“那我奶奶是怎么死在你家的?” “七阿姨这才冷静下来, 然后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中。 “那是我父亲和叔叔被杀的李念年。” 春天刚开始。 我才十四岁。 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我还记得很清楚, 天很黑, 屋里的煤油灯忽明忽暗。 我妈妈在主房间给我妹妹喂奶, 而我正要在后面的房间睡觉。 一阵风来了, 灯都快灭了。 这时, 听到‘砰’‘砰’两声枪响, 我的心在颤抖, 仿佛是朝我们家中枪一样。 所以我喊道, ‘妈妈, 你开枪了! ’妈妈没有回答。 然后我喊道, ‘妈妈, 你没听说有枪吗? ’妈妈还是没有回答。 那个时候, 我心里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于是, 他趴在地上, 穿上鞋子, 拖着{拖鞋}就跑了出去。 他走到母亲身边, 摇着她的肩膀喊道:“妈妈, 你听到了吗? 你听到了吗? ’我连续叫了两声, 妈妈一动也不接。 我心急如焚, 脱鞋打了妈妈两下, 喊道:“妈妈, 你听见了吗? ’妈妈还是没有回答。 然后我听到妈妈身上流水的声音。 我赶紧用鲜血摸了摸妈妈的后背, 然后摸了摸前胸, 鲜血正往下涌。 子弹也击中了我姐姐。 我哭了, ‘妈妈, 妈妈, 你怎么了! ’弟弟们也跑到我们面前喊道:‘妈妈, 妈妈…… '我们心痛的哭声打破了雨夜死一般的寂静。 紧接着, 大院里所有的房子都被点亮了。 紧接着有人大声喊道:“冯, 怎么了! ’当我听到喊声时, 我擦了擦眼泪。 透过微弱的灯光, 我望向窗外, 透过窗纸看到一个人影迎着方根跑向房山。 “挞……挞……挞……” 紧接着又有一道人影, 同样的朝着方山跑去。 这时, 大院里的人都站了起来, 有的提着灯笼, 有的兄弟拿起棍子等人, 大家都朝我们冲了过来。 众人一进屋, 都傻眼了。 只见妈妈坐在炕上, 将妹妹抱在怀里, 血从床上滴落。一滴水从她的身上滴落, 炕上大半都是鲜血。 每个人都把我们的兄弟姐妹拉走了。 慢慢放下妈妈……我知道我妈妈已经死了, 我们再也没有妈妈了。 说到这里, 只见七婶嘴唇微微颤抖, 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儿, 爸爸打破了沉默, 说道:“为什么我的祖母会遭受这样的灾难?” 七婶道:“因为我妈是大人家的女孩子, 出身豪门, 有教养, 学识渊博, 一知道家里有事, 我们就做好了准备。所以, 在这 浩劫, 我家的财产损失很小, 可以说没有造成根本性的损失, 连被没收的地都被我妈买回来了, 谁都知道我家有钱, 所以被人抢劫杀了。 妈妈。虽然当时我们家只剩下孤儿寡妇, 但我们都住在一个大院里, 互相照顾, 所以小偷没有得逞。”“叮!墙上的钟敲响了。妈妈 抬起头说:“哦! 现在八点半。 七婶道:“明战, 我今天也有些累了, 你明天再说​​吧。” ”爸爸考虑到七婶的心情, 连连说道:“好! 那我们就好好休息吧, 明天晚上我们继续聊。 “然后妈妈给我们准备了床上用品, 我们都休息了。

Copyright © 2007 深圳置业有限公司 shenzhenzhiye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hotelallago.com) 吉ICP备2013531917